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欠我一个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0:08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那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却和他打过两次照面也许是两次半吧!

大约是1991年,我因事去北京开会。临行有个好心又好事的朋友,给了我一个地址,要我去看一位奇医。我一时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大病,就随手塞在行囊里。

在北京开会之余,发现某个清晨可以挤出两小时空当,我就真的按着地址去张望一下。那地方是个小陋巷,奇怪的是一大早八点钟离医生开诊还有一小时,门口已排了十几个病人,而那些病人又毫无例外地全是台胞。

其中有个清啜寡欢的老兵站在一旁,我为什么说他是老兵?大概因为他脸上的某种烽烟战尘之后的沧桑。

你是从台湾过来的吗?

是的。

台湾哪里?

屏东。

呀!我差点跳起来,我娘家也住屏东,你住屏东哪里?

靠机场。

哎呀!我又忍不住叫了一声,我娘家就在胜利路呢!

生什么病呢?

肺里长东西。

吃这医生的药有效吗?

好像是好些了,谁知道呢?

由于是初次见面,不好深谈人家的病,但又因为是同乡兼邻居,也有份不忍遽去之情。于是没话说,只淡淡地对站着。不料他忽然说:

我生病,我谁都没说。我小孩在美国读书,我也不让他们知道,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白操心。他们念书,各人忙各人的,我谁也不说,我就自己来治病了。

哎呀!这样也不太好吧?你什么都自己担着,也该让小孩知道一下啊!

小孩有小孩的事,就别去让他们操心了你害什么病?

我?哎,我没什么病,只听人说这里有位名医,也来望望。啊哟,果真门庭若市。我还有事,这就要走了。

我走了,他的脸在忙碌的日程里渐渐给淡忘了。

1993年,我带着父亲回乡探亲。由于父亲年迈,旅途除了我和母亲之外,还请了一位护士J小姐同行。

等把这奇异的返乡仪式完成,我们四人坐在南京机场等飞机返台。在大陆,无论吃饭赶车,都像在抢什么似的心慌。此刻,因为机场报到必须提早两小时,手续办完倒可神闲气定地坐一下。

我于是和J小姐起身把候机楼逛了一圈。候机楼不大,商场也不太有吸引力,我们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在一位旅客面前停了下来。

J小姐忽然大叫了一声说:

咦?怎么你也在这里?

我定睛一看,不禁同时叫了起来:

咦?又碰到了,我们不是在北京见过面吗?你吃那位医生的药后来效果如何?病都好了一点吗?

唉,别提了,别提了,愈吃愈坏了,病也耽误了,全是骗钱的!

J小姐说,他们是邻居,在屏东。

聊了一阵,等上飞机我跟J小姐说:

他这人也真了不起呢!病了,还事事自己打点,都不告诉他小孩!

啊呀!你乱说些什么呀?J小姐瞪了我一眼,他哪有什么小孩?他住我家隔壁,一个老兵,一个孤老头子,连老婆都没有,哪来小孩?

我吓了一跳,立刻噤声,因为再多说一句,就立刻会把这老兵在邻里中变成一个可鄙的笑话。

白云勤拭着飞机的窗口。

唉,事隔二年,我经由这偶然的机缘知道了真相,原来那一天,他跟我说的全是谎言。

但他为什么要骗我呢?他骗我,也并没有任何好处可得啊!

想着想着我的泪夺眶而出。因为我忽然明白了,在北京那个清晨,那人跟我说的情节其实不是谎言,而是梦。

萍乡工作服定制

安阳制作职业装

宝鸡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