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荣耀小米拉锯战不止在手机产品也不止在中国市场

发布时间:2021-01-03 01:57:15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雷军急了。“不服就干!”1月10日,在红米Note 7的发布会上,他撂下了狠话。

以往各品牌手机发布,竞品对比是例行节目,一般都给对方留点薄面,客气称一句“友商”。但这次不同,雷军直接揪斗了荣耀:“要不要吊打荣耀8X啊?算了,给他们留点面子,再说下去我就要现场拆机了??”

此时,荣耀总裁赵明正在公司庆功宴上。在过去的3个月里,荣耀先后发布了两款旗舰机型,分别是Magic2和V20,都在刚发售不久卖断了货。庆功酒是拿坛子装的,一排排码好了,对应“3亿、5亿、10亿”的销售额。

次日凌晨,宴席散了之后,赵明发了一条云淡风轻的微博:“2019,相信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风物长宜放眼量。”众所周知,这诗的上一句是“牢骚太盛防肠断”。

火药味正浓。

实际上,火药味一直都很浓。自2013年12月荣耀独立以后,它和小米的竞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一开始是荣耀跟随小米,观察和学习对手,这可是华为最擅长的战术;后来双方就进入犬牙交错式的卡位竞争,直至荣耀销量超过小米,跻身全国四强。

现在轮到小米来跟随了。1月3日,小米对外宣布,旗下红米品牌将独立运营。这种双品牌战略,华为早就用过,而小米和红米的梯次定位,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主打高性价比的红米,为狙击荣耀而独立。

荣耀确实打过性价比牌,那是在品牌创立最初阶段,为了抢市场占有率,但现在它已经不谈这个了。随着4000元价位的Magic2诞生,荣耀显露出摘掉千元机帽子的决心,其后发布的V20定价是3000元。在近期《中国企业家》的两次专访中,赵明谈到华为和荣耀的区别时,分别说了两个不同,一个是未来技术路线的选择不同,一个是面向的消费群体不同,华为偏向商务人士,而荣耀则更倾向于年轻人市场。

“荣耀与小米的竞争早就已经结束了,无论是整体销量,还是中高端产品线的市场表现,荣耀早就已经遥遥领先。”荣耀业务部副总裁(产品)熊军民说。

最近9个季度,荣耀一直处于互联网手机品牌销冠的位置。站在这个角度,竞争已告一段落。但是不是结束了,不好说。毕竟雷军做了“持久战”的打算,要把“生死看淡”。

赵明倒觉得,不必把第一看得太重,当得时间长了,总有一次是别人的。“人家把所有资源都集中起来,瞄准你一个东西打,到处都要防守,你防守得过来吗?”

“高处不胜寒,某种程度上,我们内部觉得很惶恐。”赵明感到如履薄冰。这些年,从2G到4G,城头变幻大王旗,每个时代都有企业高空坠落。马上5G又要来了,“第一,就是别犯致命的错误;第二,要有足够的弹性。”

源于华为

中国手机的故事,在2018年出现了拐点。根据消费电子研究机构Gfk的数据,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滑了18%,销售额同比下滑9%,首次出现“量价齐跌”的现象。

当然,华为终端业务的表现还是不错的,2018年预计能超过500亿美元,接近整个华为集团的50%,这一年,华为+荣耀的出货量超过了苹果,达到全球第二名,仅次于三星。

宏观和微观之间的差异,让荣耀警醒,近期的内部讨论集中在,分析哪些能力是不可依靠的。在最近一次的红蓝军辩论中,蓝军指出的主要范围在营销上。

华为的主航道是云管端,原先只有to B的管道业务,营销策略与面向消费者的终端业务大不相同。而终端业务的多数管理层,都是从管道业务转过来的。比如赵明,他在来荣耀之前,是华为西欧地区部副总裁,常驻意大利,每天都得西装革履。2015年,赵明到荣耀之后,第一次参加发布会,心里想着得起互联网范儿,衬衫解一粒扣子不够,得解两粒。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赵明的称呼就不是“赵总”了,成了“明哥”。2018年,站在荣耀5周年庆典的舞台上,他显得更自如,穿了一件黑色卫衣,印着荣耀新的彩色LOGO。“都是红尘中打滚的,只要不给自己设框框,画地为牢,就不是问题。”

和华为在传统业务上的低调不同,荣耀开了很多发布会。荣耀中国区总裁倪嘉悦早期总在内部开玩笑说,“我们是发布会驱动型品牌??没有人知道你是谁,就得大声喊出来。”但赵明承认,“我们的营销能力还是比较弱的”。

和传统业务相比,在管理形式上,荣耀也更去中心化了。在公司内部,大团队里有小团队,这些小团队都是自我项目型,一件事情团队讨论透了,共同决策了就干,上面的领导主要起鼓励作用。

当然,在国产手机圈,荣耀还是“富二代”,虽然它把华为从LOGO中去掉了,努力在很多方面构建自己的能力,但仍有不少来自华为的能力,可供它依靠,最核心的是技术能力。

以芯片为例,Magic2和V20同样采用麒麟980芯片,这是华为自主研发的芯片。其他的平台性技术也是由共享的技术团队来做,例如人工智能助手、操作系统优化软件等。摆在荣耀团队面前的,是一份很长的技术菜单,他们要做的是理解客户,按照客户的需求把手机设计出来,看看支撑这些功能规格的手机技术是什么,再到货架上去取。

每年,荣耀团队会和技术团队对标,荣耀会提出想往哪个方向去走,遇到的技术挑战是什么,技术团队也会有自己的技术目标。“他们会说,我给你们准备三到五年之后的,做一些天马行空的研究。”赵明说,每次技术团队有了新突破,就会去找他们来卖瓜,“赵总我给你看这个技术怎么样,我说你这个太创新了,供应链跟不上,不适合产业化。”

赵明形容华为是“技术过剩”。当然,这背后是大量的研发投入,2018年整个华为集团的研发费用达到140亿美元。最终,各条业务线要按照一定的原则来分摊这笔费用,例如如果某项技术由荣耀直接投资,则由它来付钱;如果是大家都要用的芯片,就按照采用量的比例分摊。“我们的研发成本比友商重很多。”

另一个可被依靠的是三十多年积淀下来的企业文化,包括狼性文化。任正非认为,长期以来大家对华为的狼性文化有误解。近期他特意做出了解释:“狼嗅觉很灵敏,闻到机会拼命往前冲;狼从来是一群去奋斗,不是个人英雄主义;可能吃到肉有困难,但狼也会不屈不挠。”

说白了,就是集体主义加上奋斗精神。

倪嘉悦还记得,荣耀刚铺线下渠道时,每个省都没办公室,人被派下去,都是在麦当劳或者肯德基集合,边吃早饭边把今天要干的事,见的客户排一下,之后就开始行动。见了人就说,我们是荣耀,我们有什么样的好产品,通过这种方式,开始让别人知道。

倪嘉悦。摄影:邓攀

治疗脱发的医院排名

四川人民医院地址

治妇科专科医院

合肥口腔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