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券商艰难自创生态圈账户为王草根兴起三分天下

发布时间:2019-09-30 03:01:58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券商艰难自创生态圈: 账户为王 草根兴起 三分天下

10年间,银行业资产暴涨了几十倍,半年间余额宝实现了零到几千亿规模的神话。秘密只有一个——小额、灵活的账户(下称小、灵账户)。

过去30年中,年均经济增长近10%。“如此盛况,谁能想到,那些最低端的小、灵账户的理财收益,居然比我高出若干倍。”张庭喘着粗气抱怨着。

张庭是个老股民,10年前就开立了股票账户。与那些小、灵账户相比,股票账户天生贴上的就是专业、高端的标签。然而10年来,他的投资收益是-50%,真金白银地损失了20万元人民币。

两年前,张庭发誓远离A股市场,专业、高端的账户已尘封多日。张庭的悲惨命运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中国证券业的悲惨命运。

去年11月以来,张庭的证券账户变得活跃了,一方面股市转暖;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账户居然也能缴水电煤气费、给家里的老人汇款、在1号店上购物付账,也能买那些1元起购、秒杀银行存款利息的货币市场基金。

从专业、高端变成小、灵的这个账户叫君弘一户通,账户的基础仍是张庭开立在证券公司国泰君安的证券账户,但功能升级的君弘一户通账户却连接了包括证券账户、资管账户、期货账户、信用账户、场外市场账户等在内的金融子账户,也开通了支付与汇款等功能。截至目前,国泰君安还是国内唯一一家可以提供这一具有集成账户功能的券商。

第一次吃螃蟹的尝试都不是易事,国泰君安为打通君弘一户通账户的账户功能整整奔忙了18个月,并成为了以“特许参与者”的身份进入央行大额支付系统的唯一一家非银行金融机构。

在国泰君安董事长万建华看来,这不仅仅是有关账户的布局,而是在金融脱媒大势下对于综合金融市场的争夺。“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带来了账户功能的集成,现在的金融业务已是‘得账户者得天下’的格局。”万建华告诉《中国企业家》。

万建华曾因创办中国银联而被业界称为“中国VISA之父”,有央行人士私下这样评价他,“若论对账户的理解,他绝对是最资深的金融企业家之一。”2010年9月,万建华调任国泰君安任董事长,刚一进门,万建华拿国泰君安与股份制银行作对比。“两年来,董事长几乎逢人就要讲讲这个案例,每次听着,我们都有压力。”国泰君安一位工作人员说。2000年国泰君安资产总规模突破千亿元时,斯年民生银行(600016.SH)的总资产规模只有680亿元的水平,至2012年,国泰君安的总资产为1060亿元的规模时,民生银行的总资产已达3.21万亿元,两者相差已近30倍。而这只是两大行业间的一个缩影。来自银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2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达133.5万亿元,而截至2012年岁末国内证券行业总资产仅达1.72万亿元。

宿敌未去,新恨又来。证券公司在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起步最早,经过整整20年的发展,国泰君安的受托资产规模勉强迈上3000亿元的台阶。而有消息称,至12月初,上市仅6个月的阿里余额宝后端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规模已突破2000亿元。

藏在两组鲜明数据背后的重要影响因素,是来自账户的磁场。几乎集成了所有金融业务的电子银行账户,在2011年岁末客户总数已接近8亿;除却存贷业务即畅通天下的支付宝,在2013年的注册用户数业已突破8亿户;而来自中登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仅能实现股票交易的证券账户总数尚不足1.75亿户。在证券公司的资产规模与其账户数一样“低位徘徊”的同时,借助众多的小、灵账户优势中国银行业和互联网金融将财富管理的市场席卷去了大半。

木桶原理应验在了券商身上,万建华最看重的账户功能成了券商的水桶中那根最短的木板。账户天下的三分,一直囿于账户功能单一的券商只切到了其中最小的一块。

国内的证券公司业也曾有过一段扬鞭策马的岁月。上世纪90年代曾兼任过证券公司董事长的万建华,将1996-2001年定义为券商业的快速繁荣阶段。只是快速繁荣过后,券商业就向左走进入了全行业整顿,而银行业则向右转迎来了快速发展期,而同期电子商务与其孪生兄弟——第三方支付,也随互联网大潮应运而生、野蛮生长。今日综合金融三分天下的强弱格局皆始于2004年。

2004年1月2日,挪用个人保证金超80亿元的南方证券被行政接管,证监会的这一动作被视为监管层开始对全行业的违规行为重拳出击。在那一波券商行业整顿浪潮中,共有31家券商因挪用客户保证金、挪用客户国债和违规理财的行为被监管部门处置。

在保证金账户上犯了错误的券商,被监管部门视为需要加强管教的“坏孩子”。2004年前后,一系列监管利剑先后面世。其中直接指向券商再度挪用客户保证金的《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管理办法》,规定了客户交易结算资金必须全额存入具有相应资格的第三方商业银行,并单独立户管理。

也就是说,保证金资金唯一的入口和出口都是与该账户绑定的商业银行卡,这一规定虽然防止了“坏孩子”犯错,但却将客户保证金账户变成了其银行账户的子账户,从而封闭了券商账户独立进行支付、资金汇划的可能性。按照万建华半开玩笑解读,“银行账户成了个人金融活动的大本营,客户来券商炒股就像出个差,终究还是要回到大本营的”。由于支付功能受限,证券公司的资本中介职能被大打折扣,投资银行的本质功能得不到充分发挥。

在成熟的资本市场,券商的客户资金具有天然的支付功能。如美林证券在1977年开发出一种“现金管理账户”,具有与信用卡公司结算、支票转账等各种支付功能,成为了其聚拢人气进而实现业务规模增长的重要手段。

就在券商账户被锁进笼子时,银行却在2004年首次摸到了理财产品的宝藏。这一年,银行开始以外汇结构性存款以及以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为主的人民币理财产品规模化地进入资产管理领域。

不同的监管者对管辖内的理财产品态度迥异,与银行理财产品相关的监管规则在2005年才姗姗而来,虽然彼时银监会还要求商业银行发行保证收益性质的理财产品时实行报告制,但这一游戏规则在2007年变更为事后报备制,于2009年又变更为事前报备制。与此相对应的是,从2004年起,对券商的非限定性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都是由证监会审批的,直至8年后的2012年才放松至备案制。

类似的监管差异还体现在理财产品的资金门槛。证监会对券商理财产品通常有较高的资金门槛规定,因而常将小微客户挡在门外。“我们一些产品的门槛是20万,有的甚至是100万。但银行就比我们亲民多啦,他们的门槛只有5万元。”国泰君安综合理财服务创新项目负责人陈煜涛告诉《中国企业家》。

与银行一样热闹在2004年的还有来自互联网的所谓草根金融力量。当年,支付宝创立,成为国内领先的独立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一直声称自己主要做的是数据业务,其实客户预付在支付宝账户里的钱,是若干笔不付息的存款。“支付宝本质上是储存账户,应该由央行或银监会来严格监管的,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第三方支付仍未得到有效监管。”一位商业银行人士说。

经过7年的野蛮成长,2011年,第三方支付获得了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而此时支付宝的用户规模已逼近6亿。此后,阿里的支付宝和淘宝又获得了基金支付牌照和基金销售牌照,互联网公司与基金公司合作之后,销售的产品低至1元起购。几张类金融牌照让互联网公司的小、灵账户插上了翅膀。

银行与来自互联网的潜在金融力量,在2004年迎来了政策宽松甚至是空白期,进而拥有了生长的空间。

其实在大规模金融脱媒之前,银行、证券公司都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生存,但随着金融混业加剧和6年熊市的大背景,导致了主要依赖权益类资产收益的证券公司在资产管理上越来越弱势。此时,券商行业整体账户功能与数量上的缺陷也被放大了。

2011年岁末,银行受托资产规模接近20万亿元,此时券商行业的这一数据仅为0.28万亿元。2013年年初,经过此前一年创新业务疾奔的券商,受托资产规模增长至1.89万亿元,此时银行的受托资产规模已突破了24万亿元。而这一年,分别打着8亿支付宝注册用户、6亿微信用户与百度流量导入的BAT,浩浩荡荡地进入了财富管理市场。拥有着最优秀资管团队的券商,却只能更多地依靠自己的投行、经纪、固收等传统业务。

“银行的很多理财产品都是委托券商设计的,券商的处境就是这样尴尬,设计产品的能力强,却只能为他人做嫁衣。”一位券商人士称。

证券公司并不喜欢这样的业务版图,经纪业务、承销业务、自营业务等周期敏感性传统业务依然占据了券商总收入的大半壁江山,在A股6年长熊的行情里,多家券商因经纪业务大幅下滑、自营业务亏损而陷入了整体亏损。

“大家都是金融机构,现在的很多分工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由于监管因素逐步形成的,并不是由各金融机构的属性决定的。况且在互联网技术不断革新金融的今天,很多业务边界已经慢慢模糊了。只要能保证不出现风险,又有什么谁该干什么的呢?”悟通了这个道理的万建华开始着手推进国泰君安账户与财富管理业务的变革。

央行“特许”

2012年3月15日,国泰君安总部召开了一次立足于账户与理财业务的创新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参与公司综合理财服务创新工作相关的员工们被告知,国泰君安董事会审议通过的公司中期战略规划要求公司在3-5年内成为一家综合金融服务机构,5-8年内成为国内外一流的投资银行,为客户提供投资、理财、财富管理的服务。

可是如果券商账户不能打通支付等功能,综合集成服务就只能是一个画在云端的饼。三方存管体系是不可逾越的红线,创新的焦点在于如何让笼子里的鸟活得更自由?

国泰君安最终确立的创新方案是,公司通过加入央行大额支付系统(下称HVPS)的方式来拓展客户证券资金的结算通路,并通过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开展消费支付业务。在此基础上,国泰君安会为客户建立一个虚拟的君弘一户通管理账户,下挂客户的资金账户、信用账户、资管账户等实体账户,从而构成综合理财的账户体系。

按照这一路径设计,证券交易资金依然运行于第三方存管的体系下,却实现了资金账户与所有商业银行账户的直接打通。开户在国泰君安的张庭虽依然要选择一家绑定证券账户的存管银行,但此后无论张庭要在证券账户与其它银行户头间进行资金汇划,或用证券账户资金为网购埋单、购买理财产品、缴纳保险费、信用卡还款、缴纳水电煤气费,他都不需要退回存管银行操作,而是可以在君弘一户通的账户内直接完成操作。不仅如此,张庭只要登录其君弘一户通账户,就可以管理其资金账户、期货账户等所有实体账户的资产,直接实现证券、期货、融资融券、金融理财等业务下单,不再需要反复登录系统切换,免除了四处检索理财产品的烦恼。

对张庭来说,君弘一户通的意义在于他有了一个新的集合账户。而对于后台的券商,当客户把所有的实体账户绑定在一个虚拟账户下时,张庭在所有投资领域的资产信息也因此一目了然。券商天生具有的有关资产配置、策略研究、咨询服务等特长,在这个集合的账户内有了用武之地。

整套创新方案的基础在于国泰君安能否加入HVPS。此前该系统的参与者,只有商业银行。2012年6月中旬,国泰君安迎来了由证监会领导领衔的调研队伍。从当时浩荡的调研团队组成不难看出监管层对国泰君安账户创新的重视。调研队伍涵盖了证监会机构部与法律部、深交所、上交所及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由于后续的业务涉及与央行的对接,调研队伍中还有一位央行结算司的副司长。

几经沟通后,2013年5月,央行最终给出了“国泰君安以特许参与者身份接入央行现代化支付系统”的答复,国泰君安也因此成为了HVPS内唯一一家非商业银行的金融机构。对于公司为何能突出重围获得这一“特许参与者”的身份,国泰君安的解释是监管部门对于国泰君安率先提出的创新定位于“试点运行”,如果其试点的效果好,那就有可能在其它券商推行。

2013年8月20日,国泰君安启动了第一次支付系统转账测试。这一天,国泰君安财富管理部总经理助理刘锋来在一家商业银行柜台填写了一张汇款单,并在“汇款银行”一栏处填上了国泰君安。柜台内年轻的银行柜员很快将汇款单递了出来,告诉刘锋“单子填错了,国泰君安是券商,不能通过跨行转账的方式进行资金汇划”。

刘锋不得不把折腾了18个月的账户创新成果向对方解释,“国泰君安刚刚取得了人民银行的支付许可,在银行系统内查找收款行,应该可以找到国泰君安,也可以进行转账。”而这第一笔从银行端发起的向资金账户的转账,终于在客户一系列专业化的解释以及银行柜员将信将疑的情绪中完成。

国内另一家券商高管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一直都很关注国泰君安的创新,其实按照《证券法》139条仅规定了证券公司客户的交易结算资金应当存放在商业银行,并没有限制证券账号转账、汇划的路径。但证监会在此基础上出台的《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则,在实操中画出了“资金封闭运行、只能通过哪一个汇总账户运行”等红线,为资金向左走向右走都画出了清晰的路线。监管层的用意当然是保障客户资金安全,可“父爱主义关怀”也让券商创新近乎举步维艰。

艰难自创生态圈

就在国泰君安厉兵秣马时,国内财富管理市场的生态圈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去年3月落地的银监会8号文,对银行理财资金投资非标资产的余额设定了比例限制,直接导致了银行理财产品发行规模与收益率的双降温。

在银行业监管变得严格之际,此前一直发展受限的券商资管业务,却在郭树清掌舵证监会的18个月里推开了一扇窗。2012年,券商资管不仅拿到了投资的全牌照,券商理财产品发行也实现了从审批制向备案制的转变。新任主席肖钢仍继续着规范、创新的监管思路。

传统金融力量的对比再度因为政策风向标的变化而陷入此消彼长,但此时它们已不是金融市场中垄断的参与者,去年下半年,BAT等互联网公司的账户优势加快了他们的金融化步伐。“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在不同平台上的理财产品销售就像通电一样,客户群就如同灯的数量。互联网平台公司那里本来有一万盏灯,通电就会有一万盏灯亮。券商这里本来就只有一百盏灯,每次通电也只能亮一百盏。”万建华称。

腾讯就正在尝试着点亮自己的灯。虽然日前腾讯与国金证券宣布的合作还仅限于腾讯协助国金证券导入用户流量,进行在线理财、线下高端投资等业务,却也露出了网络券商的雏形。

可并不是所有的传统金融力量都面临与国泰君安类似的问题,大型商业银行同样具有点燃一万盏灯的实力。“为什么你看到民生银行在淘宝上销售理财产品,但工农中建没有这样做?因为大型商业银行本身的网点多,理财产品销售能力也强。”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郭田勇告诉《中国企业家》。

与账户动辄百万、千万的互联网公司、银行相比,打通支付通道的国泰君安的综合账户功能也仅是证券公司重回财富管理主战场要迈过的第一道坎。

去年6月开始实施的《基金法》,将投资者超过200人的券商传统“大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定性为公募基金,券商只能通过为资管部门或单独设立的资管公司申请公募牌照的方式,再度发起可以面向大众投资者的理财产品。

对于一直想努力点亮一万盏灯的国泰君安来说,这本来是个行业利好的消息。因为此前券商大集合产品参与门槛为5万元或10万元,券商小集合产品高达100万元。而券商基金的参与门槛与基金产品一致,均为1000元。但监管层对于券商可以涉猎的公募牌照,由于种种原因,只批给了东方证券,其它券商资管的公募牌照仍在苦苦等待中。

暂时拿不到公募牌照,又失去了大集合理财产品。这意味着国泰君安目前可以自主发行的产品线,只有客户数量在200人以内、单个客户参与金额不低于100万元的小集合产品,以及一些面向既有客户的现金类产品。尽管万建华坚信“得账户者得天下”,但眼下国泰君安自主研发的产品却几乎只能服务于高富帅群体。陷入类似窘境的还有包括海通证券、申银万国在内的多家大型券商。截至目前,东方证券仍是唯一一家获批公募基金业务资格的券商。

此时还剩下两条点燃一万盏灯的方法——效仿余额宝的模式寻找一家互联网公司合作,通过平台引入用户流量;抑或升级自己的金融超市,让自己成为一座平台。

国泰君安曾进行过第一条路径的尝试,但在电商与券商大鳄的合作中,双方始终难就合作中的控股权归属达成共识。掌握着金融核心技术的券商和可以点亮亿万盏灯的电商,都希望成为合作的主导者。由此也不难理解阿里为何选择了天弘基金,腾讯为何选择了国金证券,在大平台商与二三流金融力量之间,主导权的问题在力量悬殊的双方亮牌时,就已然得到了解决。

其实,即使国泰君安与某家平台商达成了合作,在眼下国泰君安几乎只能发行小集合产品的背景下,平台导入的海量用户也难以与门槛不低于100万元的小集合产品发生化学反应。选择平台商合作的道路并不适用于券商大鳄,更适合国泰君安的道路也许是将自己搭建成一个平台。

眼下君弘一户通的平台上全面展示了涵盖银行、信托、保险、券商理财、基金等全金融市场的十几万款理财产品信息,拥有丰富的理财产品可以在线购买,并有众多咨询类产品帮助客户进行资产配置。虽然金融平台的格局正在形成,但这不足以让券商在汹涌的财富管理大潮中锥立粟中。国泰君安选择了“私人定制”服务,其为每一位客户都对接了一位提供咨询服务的“财富秘书”,并在君弘一户通账户内开通了“分析诊断功能”。在银行与互联网金融力量还仅能提供标准化理财产品时,国泰君安选择了以产品设计能力、资产配置能力亮剑。

对于券商来说,这是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虽然它们依然生活在重重政策红线下,但新三板扩容、IPO开闸、新股发行由审批制转向注册制等政策曙光正在渗透进来。如火如荼的综合理财战场上,银行遥遥领先在前,券商身后又有诸如余额宝、百发等互联网力量跨界汹涌袭来。

新的金融格局正在形成,每一股力量都希望留在新版图中央,却终有人会被日益边缘,眼下尚无人能知创新步履维艰的券商会成为前者还是后者。

鹿晗晒古装照片大曝光鹿晗古装好看不好看梁文音http://yule.4968552.cn/1663.html

天麻经常使用的加工要领有哪几种五大连池http://nongye.6994590.cn/1381.html

夏季玉米苗要注意哪些马蹄荷http://nongye.4510705.cn/1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