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悲情母亲溺死脑瘫双胞胎案开审千人签名求轻判

发布时间:2020-02-27 10:26:55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中广网北京6月2日消息(记者孙莹 杨钧天)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韩群凤溺死双胞胎脑瘫儿子,涉嫌故意杀人"案今天上午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我们的400-800-0088热线也在近日不断接到听众电话询问,纷纷表示关注这个案件,13年照顾双胞胎脑瘫儿子的监守为何一念间选择决绝的放弃?控辩双方对罪与罚、情与法的平衡,各自有怎样的观点?2010年11月20日晚,韩群凤给两个脑瘫儿子服下安眠药,之后依次把他们抱到浴缸中溺死,然后将孩子擦干,穿上新衣服在床上放好,然后自己服下农药自杀。韩群凤说她这样做是想不再拖累丈夫,给孩子和家里人一个解脱。韩群凤: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办,只是想三母子一起睡了,就不在这个世界,他们两个都吃了一颗安眠药,剩下好像是七八颗都我是一个人吃了。13年照顾双胞胎脑瘫儿子的监守为何一念间选择决绝的放弃?韩群凤在法庭上的回答零星体现了一个脑瘫患儿母亲的艰难。从儿子出生后9个月开始,四处求医,进行近十年的按摩治疗,直到2010年7月,韩群凤才对两个孩子评残,为什么?韩群凤:因为我希望经过自己的努力医治他们,不希望他们残疾地过一生,所以一直都没有申请残疾。十多年一直请保姆照顾孩子,是什么原因让韩群凤辞掉银行大堂经理的工作,专门照顾孩子。韩群凤:因为银行里的工资越来越低,又找不到保姆带他,保姆的费用越来越高,所以我想,保姆的护理是很差的,我又有心无力,又看到他们受苦,所以宁愿亲自来照顾他,还可以教他们识字,又学其他东西。也有人建议韩群凤再要个孩子,是什么原因让她犹豫?韩群凤:他们都建议我再生一个,我想再生一个不是大问题,大问题是我那两个小孩怎么养育比较好,我一直想不通怎么处理比较好。经过长期治疗,孩子从不会坐到被搀扶着可以慢慢走,但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韩群凤感到了彻底的绝望。韩群凤:孩子越来越大了,抱也抱不动,加上他没有独立的生活能力,这个问题一直缠着我,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也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最后陈述时一声深深的叹息,有多少人能体会到韩群凤此时复杂的心情。韩群凤:我对我的行为很后悔,我对不起小孩,对不起家里人,今天有什么处罚,我是该受的。唉……如果还可以倒回来的话,我绝对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我会让社会来帮助我。记者手中的采访也记录下了在法庭上控辩双方各自主要的发言,听起来格外让人纠结。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韩群凤明知道自己对无任何反抗能力的脑瘫患儿实施喂药、溺水的行为必将导致被害人的死亡,还任意为之,非法剥夺了两个孩子的生命,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人:虽然被告人迫于生活的压力,杀害的是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但是人的生命价值是至高无上的,是最基础的人权,受宪法的保护,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的生命。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构成故意杀人罪。但鉴于被告人作案时控制能力明显削弱,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辩护人强调,韩群凤的行为是完全迫于生活压力和对未来的绝望,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性不大,希望法院能对被告人判处缓刑。辩护人:在这起人伦悲剧的背后也反映出了我国社会救济制度的不足。如果我国社会救济制度能完善到替韩群凤分担抚养压力的话,韩群凤是绝不会绝望到亲手溺死自己亲生儿子,也正是基于此,韩群凤的亲戚朋友同事邻居近千人联名为其求情,有超过数十万的读者及网友均对韩群凤的不幸表示同情,希望对其减轻处罚,辩护人请合议庭考虑到本案的社会背景,以及群众的呼声给予其从轻处罚。公诉人也提到,韩群凤杀子并不是想独善其身,而是想解脱家人的痛苦,是不得以而为之。公诉人:公诉人相信,杀死自己的孩子,服毒后自杀却被救活,韩群凤心灵所受的煎熬远远大于将要受到的刑事处罚。面对被告人韩群凤的遭遇,大家都会问,什么是正义,如何才是公平,公诉人认为,严格执行法律的目的并不是去再一次破坏已经遭到破坏的社会关系,而是希望通过法律的调整,实现社会利益的平衡。法院没有当庭宣判,审判长宣布将择日作出一审判决。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张淑华医生

梅文医生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预约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