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病人的肾去哪儿了法院乱判糊涂案0

发布时间:2020-07-10 18:49:39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10月27日晚,《北京青年报》官微援引河南电视台《都市报道》栏目内容,以为题,发了如下新闻微博——

徐秀英一案早在今年2月一审判决已判定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徐秀英各种损失38万元,当时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对判决不满,决定提起上诉。7月,项城市人民法院再次判决,而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依然败诉,被判赔偿41万。

在2月的判决之后,也有专业媒体对此案进行报道和分析,当时通过各方专家分析的结论就是徐秀英的右肾不管去了哪或者存在不存在,也不会是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通过直肠肿瘤手术取走的。同时,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要求重新出具司法鉴定报告,被徐秀英和法院拒绝。法院在第一次判决中判决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败诉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原告徐秀英在本案中完成了初步举证责任,而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没有向法院提供相应的证据,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

第二次判决的赔偿数额

关于这次判决,小编没有搜到进一步报道,不知为何7月的新闻在10月底再次被翻出来传播,但显然这个冷饭又对医生和医院这个群体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新闻评论里充满了各种根本没有经过理性思考的泄愤和仇恨式的评论。这种煽动公众无脑恐惧和仇恨医生和医院的行为,究竟是谁想要的?“刑事部分”四个字简直用得可笑之极,此案公安部门根本就没有进行立案,因为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人把徐秀英的肾脏取走,案都立不起来,哪来的“刑事部分”?徐秀英第一次起诉就是民事诉讼,如果有刑事问题,检察院为什么没有提起公诉?就是因为连!案!都!立!不!起!来!这四个字称其用心险恶也不为过,徐秀英的肾有没有被割这个问题暂且放到一边,医院和医生又被大众媒体捅了一刀倒是真的。

让人闹心的评论

除了大众媒体莫名其妙的挖坟之外,在这个案子当中,司法鉴定和法院判决不能不说再一次让人觉得有点无厘头。也许法院掌握了什么新证据,但是对外并没有进行公布。由于徐秀英拒绝进行第二次司法鉴定,小编忍不住要认为法院第二次如此判决是否依然依据了上一次的司法鉴定报告?而医院方面在上诉中是否提出了什么新证据以补偿第一次被起诉时“举证不能”的问题,也没有见报。

小编特意在新闻中截取了这份司法鉴定报告的原文图片,就是因为觉得这个鉴定报告出得太……摇摆了。针对该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鉴定结果为:“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为徐秀英施行直肠癌根治术的过程中存在行右肾切除术的可能性,但难度较大,且目前无徐秀英的右肾在该手术过程中被切除的直接证据”。没有直接证据,也没有说有间接证据,来这么一句“存在可能性”,这不是玩秦桧对岳飞的“莫须有”吗?

取肾手术是在现实世界依靠人力和科技的操作,不是存在于传说中来无影去无踪的妖术。如果徐秀英的肾脏真的被医院取走,就算医院艺高人胆大,敢把直肠癌手术中处在截石位的患者半路换个姿势摆成取肾的侧卧位,那么你怎么解释刀口问题?肾脏移植的供体,刀口是在背上的,和直肠癌手术的腹部刀口完全不同!司法鉴定结果认为“存在可能性”的所谓依据,不过是“右肾动脉未见显示,且腹主动脉右则缘相当于左肾动脉平面见局部凹陷,不符合右肾萎缩后的改变”,这只是排除了肾萎缩而已,怎么就变成被取走的可能性了呢?那还有先天性右肾缺如呢?即使,我们退一步说,“存在可能性”,那么司法鉴定中心是不是可以把这种可能性详细的讲解一下,比如要如何利用结肠癌的刀口取肾?你一个“存在可能性”,留给医院的自证难度实在太大。

至于司法上针对医院方面的反向举证制度,这属于地球级别的奇葩,小编已经不想吐槽了。只是想说法院这个判决真是莫名其妙,如果患者的肾真的是由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取走的,那么,判个41万就算了吗?割走别人的肾就算不涉及其他的交易行为,单单是这一点,就犯了刑法的“故意伤人罪”了吧?可是这个案子并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因素。那么法院如果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患者的肾是医院取走的,这41万算怎么回事?真的就是要医院买个“莫须有”回家吗?

对于院方来说,如果术前做过双肾彩超,那么问题也可能不会如此复杂,也有评论指出院方在这一点上“大意了”。是不是可以认为,这种判决就是对医院增加患者检查数量的一种鼓励?那同时增加的医患关系紧张程度又该怎么算?

廊坊定做西装

齐齐哈尔定制工服

拉萨定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