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郎咸平腐败经济学的存在合理吗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6:13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郎咸平:“腐败经济学”的存在合理吗?

郎咸平认为必须彻底铲除腐败,这样能从生活成本上直接给予老百姓改革红利。

编者按:中国终于将启动不动产登记制度。根据媒体报道,国土资源部地籍管理司负责人表示,总的考虑是,2014年建立统一登记的基础性制度,2015年推进统一登记制度的实施过渡,2016年全面实施统一登记制度,2018年前,不动产登记信息管理基础平台投入运行,不动产统一登记体系基本形成。由于经济结构、货币投放以及投资渠道畸形,中国社会已退化到简单的用房产质量和数量来衡量一个人的财富;而缺乏管制的审批制度,又使贪官很容易获得寻租机会,并发生权力变现。这两个深刻的社会矛盾最终演变为“贪官多房产”的现象。现时,新一届政府推出不动产等级制度,看似针对楼市,实则打击贪官。

本期嘉宾:王福重(知名学者,经济学家)

王牧笛:刘志军被媒体评为“大老虎”之一,和他并驾齐驱的还有原中石油董事长、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并称“一蒋二刘”。

王福重:他们为什么能够用权力寻租?或者说,他们的权力是靠什么变现的呢?是我们现行的审批制度给了他们贿赂的条件和渠道。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行政审批制度,本身具有强制他人行为的权力,尽管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但只要它存在一天,就会为腐败提供温床。而且更可怕的是,拥有审批权力的部门或者个人,因为享受到权力带来的种种好处,会有加强权力的潜在意识。比如刘志军,他之所以到后期开始为别人出面买官,就是因为他想在退休之后,通过这些“门生”,继续维持自己的权力。

王牧笛:李克强总理上任以来,取消了大量的审批事项。

王福重:对,2013年以来我们新一届政府已经取消了200项审批事项。但其实我更想知道,我们现存的一共有多少项?我们的政府能不能明确地公布出来,然后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有关于市场经济的审批制度,哪些有存在的必要。

郎咸平:没有一个是有必要的。我们大胆地假设,如果不存在审批这件事,那么依附它而生的权力寻租也就不会有。目前,我们还不是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其中存在的审批制度,让包括发改委、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在内的审批部门,统统成了腐败发生的聚集地。坦白讲,我们能不能真正地走向市场经济,杜绝腐败发生,很大程度要看审批制度能不能做出重大改进。

王福重:张维迎教授提出过一个非常具有争议的理论,叫作“腐败是一个次优选择”。什么意思呢?张维迎假定在政府垄断、无腐败,以及经济增长之间,我们同时最多只能实现两个。他认为,最差的是政府垄断、无腐败,但没有经济增长;最优的是无腐败、经济增长,但必须排除政府垄断;次优的是政府垄断、经济增长,但一定会有腐败。

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政府垄断、经济增长,但有腐败,是“次优选择”,但不是最差的,所以有人将张维迎的理论,直接形容为“腐败是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发展的润滑剂”。例证就是,集于一身的职务再加上职务本身具有的审批权力,让刘志军一人就能掀起“高铁大跃进”,我们的高铁怎么可能建得这么快?我们的GDP怎么可能上涨这么多?

郎咸平:我反对所谓的“腐败经济学”。之所以称“腐败是润滑剂”,腐败“能够帮助经济增长”,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考虑到我讲的一个结论——腐败已经透过支出式、审批式、卖官鬻爵的方式,在我们的体制中遍地开花,并且呈现链条、网络式的延伸态势。这种自上而下,一级、一级传递下来的腐败,会让总贿款越滚越多。到最后,要承担这些贿款开销的,还是老百姓。比如我们的各种票价、油价、水电价格,都有可能成为贿款开销传导的载体。因此我认为必须彻底铲除腐败,这样能从生活成本上直接给予老百姓改革红利。

王福重:对,如果没有这么多审批,我们的日子就不会这么难。

王牧笛:我在最后想读一个网友的深刻反省,我觉得特别有道理。“我们恨贪官,可又拼命地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可又拼命地往高薪单位里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却忙着找关系。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不是想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要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这种骨子里的自私,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自我批评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