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石油反腐风暴职工称落马高官抹黑全系统形象-【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8:46:41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中石油反腐风暴:职工称落马高官抹黑全系统形象

中国页岩气网讯:8月26日,星期一,按照惯例,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集团”)下属的中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要在下午开工作例会。

但是,这一天的例会却突然变成了只有该院各部门领导参加的“紧急干部大会”。

当天上午,已有消息传出,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出事了;人们猜测:下午的例会可能会传递与此相关的消息。

结果,“紧急干部大会”宣布的消息让该院上下大吃一惊:院长王道富涉嫌违规被调查。

8月27日,中石油四高管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免去党政领导职务”的消息,已铺天盖地,被媒体称为“中石油史上最强的人事地震”开始了。

9月1日,星期日,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国资委主任、中石油集团原董事长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9月3日,中组部免去蒋洁敏国资委主任一职。

一场关于中石油的反腐风暴,大幕完全拉开。

盘根错节的高管关系

今年3月18日就任国资委主任前,蒋洁敏的职务是中石油集团董事长。

被免职前,王永春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大庆油田公司总经理;李华林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601857.SZ,下称“中石油股份”)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冉新权任中石油股份副总裁、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王道富任中石油股份总地质师、中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

梳理蒋洁敏与中石油四位落马高管的履历可以发现:蒋洁敏与李华林都在胜利油田工作过;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是西南石油大学校友;冉新权与王道富曾在长庆油田共事。

蒋洁敏与王永春更在2004—2012年有8年的履历沿着相似轨道行进——2004年4月,蒋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2004年10月,王任中石油股份人事总经理;2007年5月,蒋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2007年7月,王任中石油集团人事部主任;2011年4月,蒋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后,同月,时任大庆油田总经理的王同时担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一职。

一个星期内,中石油四大高管加前任“一把手”先后被揪出,媒体称他们是“被一窝端的油老虎”。这时,蒋洁敏担任国资委主任未满半年,李华林上任集团副总经理还不到一个月。

这不是第一批与中石油有关的落马者。去年9月,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总经理陶玉春被有关部门控制,目前仍在接受调查。今年6月,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中纪委调查。

有知情人士透露,陶玉春与郭永祥均曾任职胜利油田;陶与李华林关系密切,曾是李的下属;郭曾在石油系统工作26年,与蒋洁敏同一年进入胜利油田。陶玉春被控制以来,至今未有定论,却引发级别越来越高的人事地震,这不只是拔出萝卜带起泥,简直是掀翻了一块菜地。

职工:落马高官抹黑全系统形象

被调查的四高管中,有两位曾掌管中国油气产量第一和第二的两个油田长庆油田和大庆油田。虽然尚不清楚冉新权与王永春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有多大,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上述两油田职工表示,这是一件“鼓舞人心”的大事。

在长庆油田工作了十几年的采油工甘长林(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希望“冉时代”尽快结束,长庆油田的“大跃进”尽快结束。他说,王道富2003年任长庆油田总经理,冉新权2005年任长庆油田副总经理,从那个时间到现在,油田开发不断加速,产量一举超过大庆,“一直这样破坏性生产,用不了几年资源就会枯竭,石油资源枯竭以后,国家发展怎么办?备战准备怎么办?几万长庆人以后的生存怎么办?”甘长林痛心地问。

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分公司的舒松山(化名)说,王永春这只“老虎”被揪出来了,但他更希望真是“老虎苍蝇一起打”。

记者了解到,招工在长庆、大庆油田是职工抱怨较多的问题之一。根据国家政策,油田合同工可优先招聘油田职工子女,本科毕业的子女直接签约按管理岗分配工作。专科或高中学历的子女按工人招工安排工作,但这一政策成为一些人牟利的工具,有外地人打点人事部门,贿赂主管领导,以假户口、假结婚等方式借招工机会进油田工作,而很多油田子女却因为被顶替只能待业。有人透露说,王道富的老家是四川,其任职长庆油田时,在招工时大量引入四川籍员工,真正的油田子弟却没有工作。

2008年,王道富转任中石油总地质师兼中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研究院职工常晓峰(化名)说,或许是兼职的缘故,王道富出现在研究院的次数并不多,感觉“抓生产出身的王并没有能力驾驭这个有很多教授、院士的科研单位”。

尽管对此次落马高管的具体问题并不清楚,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中石油系统职工表达了对落马高管的强烈不满。他们说,领导们的贪污腐败让外界误认为中石油从上到下都是“高薪高福利”,“我们哪有那么好的待遇?都是被他们连累得被妖魔化了!”

“央企领导离任审计”是蒋洁敏案的突破口

9月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国资委采访,一位部门负责人表示:“关于蒋洁敏的问题,我不能说。”

据了解,今年3月蒋洁敏任国资委主任之初,其职务安排就曾令国资系统感到意外。与蒋同时到任的搭档是国资委党委书记、副主任张毅。但自2003年成立以来,除最初两年实行李荣融为主任、李毅中为书记的“双首长制”外,国资委主任、书记一直由同一人担任。

蒋洁敏被调查的具体原因,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卸任中石油董事长后的央企领导离任审计,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石油集团员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按照制度规定,央企领导离任审计的内容通常是其任职期间的财务报表真实性、资产质量、债务风险、发展能力等;审计周期一般3个月左右,而蒋洁敏的离任审计已经快半年了还没结束。蒋的问题应该很复杂,他在任期间,中石油的项目安全事故频发,2010年在辽宁大连的一次输油管道爆炸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超过2000万元,蒋也因此受到过国务院的警告处分。此外,他将中石油推向海外,建立了若干海外基地,发掘的资源投入产出比也有待考验。

分析人士认为,中纪委很可能早就掌握了蒋洁敏的贪腐线索,但证据不够确凿,“先升职再调查”是一种策略。

“蒋洁敏像只大拦路虎挡在那里。如果不把他从中石油调出来,副总经理都拿不下来,把主要领导拿开以后,方便调查其他中石油高管的贪腐行为,这时也可以把主要领导的情况掌握得更加清楚。”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这是职务能上不能下的体制造成的,也是我们的弊病,其实这样的策略非常被动,由副部级升到正部级,还成为中央委员,然后才开始查处,除了绕弯,成本也很高。”

对话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

“这是高层向既得利益集团开刀的标志”

《中国经济周刊》:您怎样看待多名中石油高管被调查一事?

汪玉凯:我认为,这次对央企的反腐绝不是抓起来几个腐败官员的问题,一个很重要的意义是,这是象征高层向既得利益集团开刀的一个标志。石油在我国是很大的垄断行业,中石油是中国最大的企业之一,这么多高管一夜之间全部落马,既说明腐败的严重性,也说明腐败分子的猖狂,有人刚上任还不到一个月就落马了,说明既得利益集团抱团很严重。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突破利益固化藩篱;李克强总理也讲,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这次行动印证了习李政策下,开始向既得利益动刀。

《中国经济周刊》:是不是只有中纪委才能对蒋洁敏本人进行有力监管?

汪玉凯:这就是我们最大的问题。目前来看,省委一把手、央企一把手,只有两个主体可以监督:中共中央和中纪委。这两个主体是不告不究,只有下面向上报告以后,才有可能查办,但老百姓告状后,腐败可能越来越隐蔽。其他机构很难对他们发挥监督作用,因为我们没有对最高领导、主要领导形成有效监督的制度框架,这是我们最大的制度软肋。县委书记腐败案高发,省、市以及单位主要领导腐败案件多发,都是因为对一把手的监督缺乏有效的制度设计。

《中国经济周刊》:关于监督一把手的制度设计,您有何建议?

汪玉凯:我认为,中国对高层的监督现在主要是制度上的障碍,这就不是人的问题了。现在有这么多反腐部门——中纪委、监察部、预防腐败局、反贪局、巡视组,还有派到各个单位的纪检监察组。这么多大案、要案,几乎没有一个是派到各个部门的纪检监察组搞出来的,这说明制度有问题。

我的思路是,一个是对横向的反腐机构以大部制改革的思路进行整合,然后再搞制约框架;另一个是纵向上,纪检部门要“上升”一级——中央任命省委纪检书记,省委任命市委纪检书记,不要同级党委来任命,这样才能发挥这个机构的功能。

派到各个部门的纪检监察组不能在各部门拿工资待遇、享受各单位的工资福利。

在央企的领导方面,应该把“央”和“企”分开。总经理、副总经理不是政府官员,应面向社会招聘,他们可以拿高薪,但高薪应该和其业绩挂钩,他们不能到政府当官员;董事长和董事会、监事会领导可以是党政领导,但不能拿高薪,随时可以回来当官。

只有在制度设计上解决问题,才有可能解决央企腐败问题。

常州定制工作服

吕梁制作西服

合山职业装定制

荆州职业装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