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弘光皇帝弃妃案-(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5:40:15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这是350多年前发生在南京的一件真实的旧案。由于故事发生在明清政权更迭之际,所以并无缜密的史料可辨真伪,故有关情节已演变出多种不同的说法,让今人已很难知道哪一种说法最贴近史实了。我这里选用的,只是自认为可信的一些细节……

明末之际,烽烟四起,崇祯十四年?1644年,陕西的一支农民起义军在首领张献忠的率领下,攻占了河南洛阳,据说还有人将福王府中重达三百余斤的一只肥鹿一锅煮着吃了,说这叫吃"福禄酒"。福王的嫡子朱由崧乘乱只身逃出府外,藏到城墙根下,却无法出得了城。

也不知藏了多少个时辰,忽然又逃来个在福王府当差的下人。此人叫刘正学,身背了个害病的老母,正想跳城而逃。朱由崧慌忙上前拉住他,苦苦哀求他也救自己出城。刘正学将朱由崧上下一打量,见他的衣着虽是贫民百姓的模样,却长得肥头大耳,行动十分笨拙,料想他必有来历,不由皱眉说:"你这么个大块头,我如何救得了你?我的老妈很轻,我只要驮着她轻轻地往城下一跳,就没事了;可是要驮着你往下跳,只怕两个人的骨头都要跌成了豆腐渣渣?"

朱由崧忙取出一锭元宝,双手奉上:"实不相瞒,我是福王的亲儿子,他殉难后,我就是当然的新福王了。就连当今皇上还是我的堂弟哩?只要你能救我出城,我一定包您日后大富大贵?"

刘正学听后,心中不由一动,说:"我要是救了你,可老妈就管不了啦。这……"

朱由崧见状,知道有门,慌忙又求道:"你那老妈又老又病的,就是被那些贼寇抓住了,谁还会杀害她?可我要是一让人发现,就没命了?"

刘正学毕竟是在福王府当差的,难免贪图富贵,于是竟就地草草安置了一下老妈,就冒险去寻找帮助朱由崧出城的工具了。不久,他从一家主人已逃走的染坊里抱来一大捧衣裳;先替朱由崧把头脸和上身包得严严实实,又用绳索把他给裹牢,然后轻轻地把他从城墙的破塌处横推了下去。这一来,朱由崧毫发无伤,居然滚出了城外。

刘正学领着朱由崧一气逃了五十余里。朱由崧哪吃过这么大的苦,说啥也走不动了。刘正学是个聪明人,只好另行设法。他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张破椅子和两根树棍,又撕下自己身上的衣裳搓成绳子,将它们缚在一起,于是就成了一架简易的轿子。好在朱由崧有钱,于是刘正学又雇了两个当地的农民,谎说朱由崧得了不能动的病,让他们抬着朱由崧跑,幸亏这里是穷乡僻壤,人们并不知道城里刚刚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两个农民倒也没疑心。不过他们抬着这头"肥朱",只跑了二十来里,就累得死去活来,你喊他祖宗他也不干了。刘正学只好搀着朱由崧,一步一步地向前捱。

后来刘正学领着朱由崧东渡黄河,步行了二百余里,来到一个叫新店的地方。俩人正找地方吃饭,忽然见到一张出租空房的启事。原来当地有家卖腊酒的,主人是个寡妇,想把间空房租出去捞点外快钱用。刘正学见了启事,心中不由一动;我领着这家伙,老逃也不是个事。我自己的老妈不能一点也不管啊?这里已经比较太平了,我就把这家伙先安顿在这里再说吧。于是与朱由崧商量好,替他租下了这间空房。临别时,刘正学一再叮嘱朱由崧:"时下兵荒马乱,您可千万要隐姓埋名,切勿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免得召来杀身之祸。对外面的不论什么人,您都得说自己只是个教书先生--还有,您将来重归了福王府后,可千万不要忘了小的?"

刘正学见朱由崧连连点头,这才重回洛阳去找自己被弃置的老娘。

再说这卖腊酒的寡妇,夫家姓童,家境颇为富裕,膝下有着一儿一女。童寡妇听说租了房子的是个教书先生,心里蛮开心。于是就劝他在此办个学馆,并率先把自己年幼的儿女送给他启蒙。

背时的凤凰不如鸡。朱由崧虽说是真正的皇亲国戚,还有正儿八经的郡王封号,但事到如今,也不敢摆那份儿阔谱了,于是只好低声下气,充当起孩子王来,胡乱为当地娃娃们讲解些"子曰诗云"。

朱由崧这小子可不是个本分人,他见童寡妇的女儿是个黄花大闺女,还颇有姿色,不由意乱神迷。他曾先后娶过两位女子,但一个早已病故,另一个事变时被留在了洛阳,生死不知。此时他饱暖思淫欲,竟趁无人之际,对童氏女子动起手脚来。

童氏女子虽出身卑微,却也知道自重。她沉下脸道:"先生,你可是个知书识礼的人,可不要坏了自己的名节?"

朱由崧一听,不由哈哈冷笑道:"你休当我只是一个半文钱不值的教书匠?说出来只怕要吓你一个大跟头,我可是大有来头的?"说罢,他便将自己的真实身份亮了出来,又进一步言道:"你若今日依了我,日后少不得进宫入府的;若是不从,小心我日后找个茬杀了你的全家?"

童氏女子毕竟只是个没有多少见识的村姑,她被朱由崧说的这番话给怔住了。朱由崧见她已乱了阵脚,于是轻车熟路,强行占有了她。事后,童氏女子哭道:"妾既已委身于你,还望你将来有出头之日时,切莫弃情抛义……"朱由崧也不作答。童氏女子再一看,他已沉睡如泥。

当刘正学再次探访朱由崧时,朱由崧早已与童氏女子并在一张铺上睡了。

崇祯十七年二月,李自成率兵攻占了北京,崇祯皇帝被迫自缢,皇族的潞王等三个亲王率随从辗转逃往了新店附近。朱由崧听说此事后,再也不甘寂寞,于是便以新福王自居,命童家的亲戚立即去禀告三位王爷。恰好此时福王府的两个旧家人已投靠了新主,认识朱由崧,前去新店辨认后,回来异口同声地说朱由崧真是新福王。三位王爷当着众人的面,推辞不得,只好请朱由崧上了船。按说你福王若真有心肝,怎么也得携上童氏女子,因为你毕竟已和人家结成二三年的夫妇了?可朱由崧真是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竟连招呼也不与童氏女子打一个,就扬长而去。

四月初一,三位王爷同乘舟来到江苏仪征?因为其中一位王爷已病故于淮安。

明时,南京被称为南都,是朝廷除北京外的最重要城市。当时,北京虽已被清政权占领,南京却还属于朱家。自古以来,国不可一日无君,在南京的各大臣确知了崇祯皇帝的死讯后,正在开会准备拥立新的皇帝。绝大多数人准备拥立潞王。因为他们觉得潞王人品颇好,口碑不错,相比起来,朱由崧却有七大致命的缺点,如不思上进、不好读书、没有主见、昏庸、好色、贪婪等等,这些都是一个国君所最忌存在的毛病。但凤阳总督马士英的心中却另有一把小算盘。他此时虽已拥有很大的权势,但还想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他认为,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只有硬行立了福王才好办。因为朱由崧这小子确实很昏庸无能,不论是谁,只要把他推举上去,再投其所好,就很容易把他控制于掌心。于是,马士英借口潞王的辈分比崇祯皇帝大,得算是崇祯皇帝的堂叔,而帝位是只能往下继、不能往上传的;另外,潞王虽说也是太祖朱元璋的后代,但他与崇祯皇帝的血缘关系,和福王与崇祯皇帝的血缘关系相比起来,就远了一些。马士英还让人找借口说:"如今天下正在大乱,我们选皇帝只能论亲不论贤。要是论起贤来,这就没个底了。皇家的后裔那么多,你说你贤,他说他贤,如果他们都为了帝位而争起来,天下岂不更加大乱?"这似是而非的理由倒也不太容易驳得倒,加上他拥有相当的兵权,人家也没法驳他。于是,马士英经过内贿外赂、上挤下压,终于使自己的阴谋得了逞。

五月十五日,朱由崧正式在南京即了帝位,建立了南明政权,史称为弘光皇帝。

次年三月十三日,有个官员得知朱由崧在新店曾纳过童氏女子,就秘密上奏,请求将童氏迎入宫来。朱由崧准了奏,又秘密派彩船前去迎接。

七月二十日,童氏女子被接至南京水西门。朝廷的礼仪官们预备明日将她正式接进内宫,还让全城百姓张灯结彩、焚香供烛,说是要"恭迎圣后进朝"。

其时,马士英已成了竭力拥戴朱由崧当上了皇帝的大功臣。马士英因为与这去迎童氏的官员有过节,生怕他因献"圣后"有功而得宠,于是千方百计地从中破坏此事。朱由崧果真昏庸无比,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又出尔反尔,忽然决定不肯承认童氏了。

当抬童氏的官轿已进了朝门时,忽然传来太后的懿旨:"当今皇上的原配早已死于战乱,皇上又并未再婚,那童氏是从哪儿假冒出来的?与我严加勘问?"

此时,倘若朱由崧出个头,把童氏认下,自然万事皆无。可他不知中了什么魔道,硬是缄口不语。

这一来童氏可就倒了大霉。她本荒村野店的民女,既让皇轿抬了来,又被太后以"假冒"二字加了罪,朱由崧偏又装聋作哑,你让她纵有百口,又如何能辩?可怜她被关在大牢,今日上刑,明日加枷的,受尽了人世间的大罪?

童氏还有点文化,她不但一次次地陈述自己与朱由崧同居的往事,还把连夫妻二人最不能启齿的隐私都含羞写了出来,以为自己证明。童氏还请一位有同情心的官员替她把自己所写的信转呈给了朱由崧。可是朱由崧在看了之后,脸只一红,就睬都不睬了?

童氏的几个堂兄本想到南京来弄个"国舅"当当的,不料差点儿把头留在了南京,慌忙鼠窜而逃。

当童氏正在南京遭罪时,曾救过朱由崧的刘正学在河南风闻了此事。此人倒还有点正义感,他踉踉跄跄地从河南直奔南京,想为童氏正名。当然,他来此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欲捞个大官当当。因为他听说,有个皮匠只因救过太后,就被封了个官位仅次于公与侯的伯爵,而自己既救过圣驾,又与童氏有过数面之交,若能救下童氏,将来功绩绝不会在皮匠之下。

谁知马士英见刘正学不但要来救童氏,还说出了事情的全部真相,更加妒嫉,根本就不许他入朝见朱由崧,当然书信也就绝不会替他上转了。

当然朝廷中还是有人不满马士英、同情刘正学的。有一天,他们故意放了刘正学一马,让刘正学一直闯进了宫中。当时,刘正学拉住朱由崧的手臂,大哭着问他:"皇上,您难道真的一点也不记得过去的事了吗?您难道真的忘记了我,也忘记了童氏,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吗?"可这位皇帝面对着自己的大恩人,居然还是一言不发,连饭也不肯招待他一顿,只是公事公办地让他出宫"候旨"。可是这刘正学一直候到次年五月南京城被清兵攻破,有关他的圣旨还是只字全无。

关于童氏的下落,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她在狱中听说弘光皇帝不但不看自己写给他的信,还骂道:"我不认得这个妖妇,速速严讯她"后,就大哭大骂,并大声赌咒道:"本以为他当了皇帝,我能有个出头之日,谁知他太负心,居然连认我一认都不肯?天啦,这短命人少不得要死在我的眼前?"后来她一口饮食也不肯进,活活饿死于狱中。另一种说法是,清兵攻入南京后,童氏不知跟着谁跑掉了。刘正学也只好趁乱逃之夭夭。

在中国的历史上,朱由崧的确是个非常荒淫无耻的皇帝。他才当了3个月的"天子",就派太监为他到苏州、杭州一带网罗美女。这些太监狗仗人势,凡见了漂亮的女子,不拘长幼,把黄纸朝她额上一贴,抓了就走。太监们先后替朱由崧选了9个绝色的女子,朱由崧仍嫌不够,又让再选,甚至多次命令主办此事的太监道:"你们要挨家挨户严访淑女,凡有隐匿的人家,连他们的邻居也要治罪?"害得民间有女儿的人家匆匆嫁出女儿,甚至一再发生"拉郎配"的故事和女子自尽的惨案。

当时,清兵正步步紧逼江南而来,朱由崧却公然不顾军饷的严重匮乏,立逼户部为他抽出4万金?即4万斤铜的价值,以备自己"大婚"之用。

不仅如此,朱由崧还十分喜好童男童女之色,于是马士英之流就尽量满足他。据史载,朱由崧醉后淫死的雏妓不计其数,以至南京的妓院里都再也找不到美丽的少女了?

如此邪恶的人,居然被拥戴为一国之君,马士英之流真是万死难赦其罪。朱由崧如此对待童氏和刘正学,也就不足为奇了。

选自《乡土》1999年第3期

郑州乳腺外科专业医院

杭州妇科医院

南宁治疗阳痿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