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贵州遵义道桥扩张后消化不良1546亿元项目涉行政违法

发布时间:2021-10-20 17:46:10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贵州遵义道桥扩张后“消化不良” 15.46亿元项目涉行政违法

贵州遵义道桥扩张后“消化不良” 15.46亿元项目涉行政违法 2020-03-14 11:11:02 原标题:贵州遵义道桥扩张后消化不良 15.46亿元项目涉行政违法

日前,贵州省遵义道桥建设有限公司被曝出3950万元应收账款债权回购出现延期兑付情况。

据悉,该笔回购交易本应在今年1月10日完成,但却延期5天才成功兑付。

作为遵义市资产规模最大、综合实力较强的大型国有企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这或与一场在2018年遵义市政府为防范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重新对遵义道桥进行重组密不可分。

而这使得遵义道桥虽然资产规模成倍扩张,但重组的后遗症却久久难以消化。

此外,由于重组合并的子公司遵义湘江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因房屋拆迁征收过程中,在建项目牵涉多起行政诉讼,总投资的15.46亿元的棚改项目或面临进退两难境地,而这也或增加公司风险进一步上升。

延期兑付背后

日前,一则涉及遵义道桥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延期兑付的消息引起了众多投资者的关注。据悉,本该1月10日完成兑付的东海瑞京-瑞信63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却在延期5日后才完成兑付工作。

据记者了解,该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成立于2018年1月10日,实际到期日为2020年1月10日。初始销售共募集资金人民币3950万元,参与户数19户。

卷入延期兑付风暴的遵义道桥,是遵义市委市政府谋划全市高质量发展组建的市属四大国有企业集团之一。根据其官网显示,遵义道桥注册资本金36亿元,是遵义市资产规模最大、综合实力较强的大型国有施工企业,公司具有公路、建筑、市政三个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

遵义道桥为何会延期兑付?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早在2018年,遵义市人民政府为防范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经过股权划转重组合并了遵义市新区建投集团有限公司和湘江投资两家公司。

根据重组内容显示,遵义市人民政府先将湘江投资股权划转至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成为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全资子公司。

随后,再将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名称变更为遵义道桥建设有限公司,股权划转完成后,遵义道桥变更为市国资委的子公司。新区建投则变更为遵义道桥的子公司、市国资委的孙公司。

另外,还将遵义道桥原持有遵义市新区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93.9394%的股权划转给新区建投,成为新区建投子公司、遵义道桥的孙公司。重组完成后,遵义道桥的注册资本也由原来的5.6亿元增加至36亿元,注册资本规模翻了6倍,而控股股东由遵义市人民政府变更为遵义市国资委,实际控制人仍为遵义市人民政府。

经过2018年的股权划转重组,遵义道桥确实提升了资产状况。

据了解,2017年末、2018年末以及2019年第三季度,遵义道桥的总资产分别为1257亿元、1614亿元以及1659亿元,负债合计分别为636亿元、806亿元以及845亿元,负债率分别为50.64%、49.92%以及50.95%,净利润分别为6.15亿元、9.2亿元以及5.47亿元。

消化不良

值得注意的是,遵义道桥急剧扩张却带来了消化不良的后遗症,其中经营现金流断崖式下跌、短期偿债压力剧增明显。

2017年末、2018年末,遵义道桥的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52.84亿元、5.37亿元。对于2018年现金流巨幅下降的原因,遵义道桥解释称,合并范围内增加了新区建投和湘江投资,且公司自身的经营业务也在增长,支付的经营性往来款也在增加。但在2019年第三季度,遵义道桥经营现金流也仅有9.17亿元。

报告分析指出,遵义道桥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规模大幅下降,在建项目投资规模较大,公司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而在应收账款方面,遵义道桥2017~2018年应收款从23.2亿元飙升至86.93亿元,增长273.95%,而至2019年中报,应收账款也达到79.77亿元。

另外,有息债务却在进一步扩大,截至2018年末,遵义道桥有息债务合计515.30亿元,同比增长22.28%,占负债总额的比重为63.92%,而到2019年第三季度,遵义道桥的有息债务已扩大至538.08亿元,占负债总额的比重为63.63%。

其中,短期借款扩大明显。2017年、2018年短期借款分别为13.5亿元、31.6亿元,增长133.93%。而对短期借款急剧增加的原因,遵义道桥称发行人随着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增大,举债短期债务。而至2019年三季度,短期债务已增至45.6亿元,相较于2018年末剧增44.3%。

而遵义道桥的货币资金却连年下降,数据显示,2017~2018年以及2019年第三季度,遵义道桥货币资金分别为50.35亿元、43.85亿元以及36.03亿元。流动比率分别为3.29、2.89以及2.52,速动比率分别为1.81、1.04以及0.85。

报告指出,遵义道桥主要依靠外部融资解决资金需求,随着有息债务规模大幅增长,且在建基础设施项目投资金额较大,预计遵义道桥债务规模可能会进一步增长,公司偿债压力继续增大。

财税专家王海分析表示,遵义道桥很多流动性贷款对公司的经营都会产生很大的压力,尤其是短期贷款,除非借新还旧,或者展期,否则对公司的资金偿付有很大的压力和挑战。

一位要求匿名的资深金融专家表示,从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上看,不至于到延期兑付的地步,但是如果出现延期兑付的情况,实际情况比财务报表会更严重。延期兑付是一个很严重的信号,正常的公司不会去延期,延期兑付相当于把整个资本市场得罪了,出现延期兑付说明真的发生了很多大事,财务报表是滞后的反映,最新的报表也只是2019年的第三季度报告,要了解延期兑付背后要从公司内部以及上下游企业去了解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

15.46亿元打水漂?

事实上,遵义道桥合并重组的湘江投资,其投资15.46亿元立项的棚户改造项目被法院确认为行政违法,该项目也称为2018年必要存量隐形债务在建项目。

2019年9月24日,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确认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区府房征〔2018〕31号《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政府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的决定》违法。

判决书显示,魏某、文某、夏某等9位居民征收房屋以未足额补偿、评估房屋价值明显低于市场价值等为由,要求撤销红花岗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区府房征〔2018〕31号《房屋征收决定》。案涉房屋处于红花岗区向阳片区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范围。

对此,法院认为案涉项目专项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未在征求意见前组织对征收补偿方案进行论证,补偿费也未做到按规定足额补偿。最终判决确认遵义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行政违法。但鉴于该案件有大量被征收人已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建设项目的推进还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因此被诉房屋征收决定这一行政行为不宜撤销。

上述金融专家表示,起诉居民不满意补偿款,项目陷于停滞。湘江投资要么继续加钱,要么项目继续停滞,如果陷入烂尾,前面投入的钱也收不回来,也无法卖掉赚取收入,投资的15.46亿元会‘打水漂’,如果继续加钱满足起诉的居民,这部分资金会形成湘江投资的‘隐性债务’。

对于经营现金流紧张,有哪些措施化解短期债务,子公司湘江投资涉及到隐形债务,拆迁安置案件被法院判决行政违法等如何解决,记者致电致函了遵义道桥、湘江投资、遵义市委宣传部以及遵义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截至发稿,未获进一步回复。

短切碳纤维

包头彩钢房

校园电视台

简爱格妮斯品牌女装